快捷搜索:

美参议员支持"台独"又乱港 应受到制裁

美国参议员克鲁兹在台湾从事了一番支持“台独”的不但彩活动后,又于12日窜访到喷鼻港,公开给徐徐掉去势头的激进示威活动打气。他特意整了一身黑衣打扮,以此标榜自己“与喷鼻港抗议者站在一路”。而众所周知,黑衣的标识中有了越来越多对暴力的遐想,由于险些所有“专业施暴者”都是蒙面加黑衣打扮,“黑衣人”对很多人来说成为暴徒或潜在暴徒的代名词。

克鲁兹虽然嘴上说他支持“非暴力”,但这一表态只是对他公开挺喷鼻港暴力示威的一种维护。他来喷鼻港便是阻拦理性在这座城市回升、煽惑局势增添热度的,他是美国鞭策喷鼻港激进示威者“不要停下来”的活人喇叭。

看看克鲁兹来喷鼻港最热衷见的都是什么人吧,他们是“乱港四人帮”中的黎智英、陈方安生,还有这位参议员不肯公开的激进否决派人士。克鲁兹会怎么鞭策那些人继承抗衡是不难想象的。

特首林郑月娥取消了与克鲁兹的会见,后者急速大年夜喊大年夜叫地责备特首“单薄”。克鲁兹的傲慢与自傲已经冲破了政治人物应有的外交仪态。出访时有可能受到不合层级的款待,这个天下没有给美国参议员必须受到最高规格会见的特权,克鲁兹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就在克鲁兹在港美化示威的时刻,礼拜天喷鼻港又有多处发生暴徒破坏及袭警行动,一名警察遭到暴徒从逝世后的割颈打击。人们没有听到在港的克鲁兹说一句对暴徒的严峻非难,相反他却诬称喷鼻港警察搞“弹压”。他在把美国政坛上倒置诟谇那套最极度的器械拿到喷鼻港来演出。

克鲁兹成为礼拜天喷鼻港局势中最凸起的破坏性身分之一,他让气焰已经衰减的一些示威者孕育发生一缕新的幻觉。克鲁兹与喷鼻港激进示威者绝对是“一伙的”,他就差举着一根铁棍子加入暴徒的步队,直接打砸喷鼻港街头的公共举措措施,或者对警察施暴了。

克鲁兹是古巴裔,反华反共亲台是他为自己克意打造的政治标签。他此次访港在美国国会议员里带了一个“亲临喷鼻港赤膊上阵”的头,他想以此在美国捞取政治本钱,让自己更像个旗手式的反华政客。

如斯明火执仗地过问喷鼻港事务,而且把自己这样干标榜成一种道义,但正是克鲁兹,之前在美国政坛歪曲中国“对美渗透”“试图侵蚀美国夷易近主系统体例”的那一拨责备中同样是个生动的发声者。这小我的卖弄已经法度榜样化了,完全不用是以而感想熏染道德良知与无耻双标发生冲突可能导致的苦楚。像他这样的人以致会狂妄地把自己的作秀台等同于道德高地。

克鲁兹来喷鼻港,独一的目的便是破坏喷鼻港稳定,并且把这种破坏搞成在美国可以政治加分的器械。我们倒是感觉假如美国经由过程所谓“喷鼻港人权与夷易近主法案”,今后克鲁兹这样的人也应被列入禁止访港的黑名单,并且受到更多的制裁。对应美方的行动,他们的支属也应被斟酌纳入受限的范围。

喷鼻港爱国爱港人士不用怕美国的反华乱港势力。他们有可能额外添一些麻烦,但他们休想主导喷鼻港局势的走向。有国家的坚决支持,只要特区政府和爱国爱港气力加倍武断地行动起来,止暴制乱必然能赓续积累成果。美国一些政客使再大年夜的劲,也终将被挤到喷鼻港局势的边缘位置上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